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黑潮書寫21】側寫「1113反國光石化環保救國大遊行」

轉貼自小地方新聞網

http://www.dfun.com.tw/?p=32144#comment-41374

2010年11月13日有一場近萬人參與的盛會──反國光石化環保救國大遊行──它象徵了人民在體制外以自己的遊戲規則對抗官商勾結,不陷入體制內的環評、環差分析的泥淖,其重要性不亞於19年前的「五五反核大遊行」,是台灣在2010年代環保運動的里程碑¸。

0086s
八個月大的嬰兒也來參加遊行,透過爸媽傳達「中華白海豚我來救你了!」的超人想像,也標示環保成為全民關注的議題。

當天我擔任糾察組志工,任務是護送隊伍、避免或(一旦發生時)排解糾紛。所幸整場遊行及晚會過程和平,讓我有機會觀察這次的行動。

我發現,在這近萬名參與者中,土地將被徵收蓋工業區的彰化鄉親有800人到場、飽受六輕毒害的雲林縣民來了2400人;合辦團體之一的荒野保護協會加上白海豚棲地環境信託的股東,約有1000多人;另有各環保團體組織動員、以及學界人士、醫界人士、學生、公民團體總共1000多人;其它都是「散客」──也就是,自發參加這項行動的人,目測一下,只有1000多人。

從閱讀<人間雜誌>、到參與社會運動,轉眼也已廿餘年,在1113遊行現場我就在想,關心台灣環境問題的人到底有多少?台灣的環保運動已有廿幾年歷史,從大學時代直到如今的反國光石化(八輕),我常常在街頭上遇到熟識的面孔(這時我們總是很高興地握手),這些面孔從年輕氣盛到穩健沉著,更有些長期參與環境運動的人已經成為環評委員、環保立委,在體制內與國家機器角力。

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納美人」出動反八輕、支持農漁民。這些「納美人」是電影<阿凡達>裡對抗地球人來拯救自己家園的人,扮演納美人的都是年輕學生,全身塗滿藍色顏料,熱力十足地仿效納美人保護家園的決心。這令我相當人振奮!

環保運動不能總靠「街頭老面孔」、或仰賴有經驗的組織工作者,我們需要新血的挹注!尤其現在的年輕人相當有創意,例如:在宣傳1113行動時,年輕人就運用當紅的電影<阿凡達>剪輯成宣傳短片,放上Youtube分享給網友,宣示參與1113行動的決心,也邀請網友共襄盛舉。

0104s
年輕人扮裝成「納美人」,反八輕、支持農漁民、拯救自己的家園。

0188s 0280cut(s)
(左)爸爸媽媽帶我們去大城濕地玩過,我們雖然只是小孩子,也知道國光石化會破壞美麗的濕地。(右)大學生揪團參加環保救國大遊行。

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不只反八輕,也控訴填海造陸的六輕「惡魔島」對雲林縣麥寮鄉的污染,導致居民的心血管疾病和罹癌比率比其它地區來得高;此外,還反對國家不當徵收大城、大埔等地的良田來蓋工業區再賤價賣給財團、人民要求護衛台灣糧倉、追求土地正義;更根本的是,要求石化產業不應再擴張,因為台灣的石化用料已經足夠了,現有輕油裂解廠到了該除役的時間就該除役。

然而,我們的呼籲有多少人聽到了、並當真了?!遊行當天在SOGO百貨集合,適逢百貨公司週年慶,人潮擁擠,維持秩序的志工不知道聽到多少逛街顧客的抱怨,「又是遊行!」「擠死了!」「擋路!」我只能賠笑臉,並簡單說明遊行的目的,希望取得諒解、並在心裡OS:「一起來參加嘛!」

這場經過申請的遊行,在綿綿細雨中進行,一支從八個月大的嬰兒到八、九十歲老人家所組成的隊伍,在警方開放的慢車道上前進;然而由於下雨,行經快車道的車輛都緊閉車窗,又有多少人聽得到我們的吶喊?

當這些用路人看到斗大的「反國光石化 保台灣糧倉」、「搶救農業」、「反八輕、 護子孫」、「反八輕 護雲林」、「我要彰化 不要石化」……等等標語時,他們懂得這些人是為了什麼在淋雨、在奮鬥嗎?(從頭到尾我只聽到一聲為遊行加油的汽車喇叭聲。)而在凱達格蘭大道的晚會,更幾乎只有參與遊行的人與會,沒有其它民眾參與,這樣的晚會除了關心環保的人互相打氣的效果以外,宣導環保救國的成效恐怕有限。

環保救國,需要全民參與,須知石化產業是超高耗能、超高污染的夕陽製造業。如今石油的高峰期已經過去了,石油只會愈來難開採、成本愈來愈高,人類亟須著手進行替代石化燃料和石化製品的研發;減少使用塑化產品,就可以減少對石化產業的倚賴。

雖然說,消費可以改變世界,但國家政策一味要求人民在消費端節能、減碳、限塑;卻(好像故意似地)忘記在生產端直接斬斷從上游到下游的污染性工業,而這才是能快速改善環境破壞的手段。
0176cut(s) 0177s
我們都是石化災民。

八輕非蓋不可嗎?當它填海造陸闢建廠區而壓縮僅剩80幾隻白海豚的生存空間、當它興建時的水下噪音、營運後的污水排放、填海建築物還會使瀕臨絕種的白海豚因為游棲廊道受阻而無法進行族群交流,導致基因庫日益貧乏,終至滅絕。

八輕非蓋不可嗎?當它排放的污染空氣隨著東北季風飄散,影響幾乎整個西台灣時。

八輕非蓋不可嗎?當它與海爭地破壞台灣最珍貴、面積最大的「芳苑-大城海岸濕地」、破壞候鳥──包括國際鳥類紅皮書所列瀕危的黑嘴鷗──的過冬棲地、使台灣美食螻蛄蝦愈來愈少、大杓鷸受不了污染而「搬家」時。

八輕非蓋不可嗎?當它會害國人平均餘命縮短、害廠區附近的居民罹癌率增高。

八輕非蓋不可嗎?當它害得兩萬多名的農漁民失去賴以維生的農地、蚵田、文蛤養殖池……!

我要吃新鮮乾淨的蚵仔、沒有落塵污染的良質米;我不相信八輕的放流水比飲用水乾淨、我不相信八輕能為在地鄉親提供3萬個體面的就業機會;我知道白海豚不會轉彎、我要求石化政策要轉彎!

我不要八輕!

1113遊行已經結束兩週,我們仍能在臉書、部落格或噗浪上,看到參加遊行者的感動留言、看到反對者訴說他們的理由、看到有人質疑我們穿塑膠輕便雨衣反石化、看到筆戰……。

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尚未結束,它正在發酵;而八輕設廠也尚未定案,需要我們持續力挺反八輕的力量!

當日活動集錦

數千人走上街頭,警告政府與財團──石化產業毒害台灣。

0130cut(s)0180s
0187s0157s
0150s0231cut(s)

很多的人群,很多的熱情。

0236s
反八輕、救台灣,「地球保衛隊」出動!

0074s 0221s
興建國光石化將使珍稀物種--白海豚--滅絕。

0286s0258cut(s)
0253s 0256s

除了消費,還要加上很多行動,才能改變世界。

0072edited(s)
參加遊行的人擠在週年慶的SOGO百貨前集結,要求SOGO所屬的遠東集團退出國光石化持股。

0213s
全民環境信託,買下濁水溪口濕地。

0277s
行經快車道的車輛迅速通過遊行的「塞車路段」,他們懂得這些人是為了什麼在淋雨、在奮鬥嗎?

Land_Justice-1s
國光石化,或是農地保護,都顯示國人對乾淨環境的追求。四個多月前,台各農村反徵收自救會把秧苗鋪在凱道上陳情;四個多月後,徵收農地賤賣的政策依舊不變;種在農村的秧苗也成熟了,農民把這些「凱稻」以人工割出「土地正義」的圖像,繼續傳達他們的訴求。(照片提供/吳國禎)

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來自角落的聲音-寫在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之後 by李育欣

來自角落的聲音-寫在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之後

李育欣

從小到大,我就跟著爸爸參加了不少爭取民主政治的集會遊行或者連署行動。為了環保議題走上街頭,1113是我的第一次。當天因為擔任志工,得以有機會瞥見活動準備過程中最後一個階段的進行。在行前會議中看似龐雜的細節與鬆散的志工組織,在遊行的進行中居然像完成拼圖似的一一歸位,一切囓合的恰到好處。很多在職場上從業的朋友們經過耳提面命後都未必能夠這麼的有彈性與好配合,我不禁為年青朋友們在1113所展現出來的自發性深深感到折服。

此外,參加遊行的團體與民眾來自四面八方。有雲林彰化的父老鄉親們,還有如荒野、雙和護樹、主婦聯盟等環團,更有學界醫界藝文界甚至只是關心反石化議題的一般民眾朋友們共襄盛舉。但整個遊行的進行是在非常理性自律的狀態下完成。即使當天陰雨不斷,主辦單位發放了不少拋棄式雨衣供大家穿著,但根據善後的人員表示,所撿拾到被丟棄的雨衣大概只有五、六件吧。行進時的良好秩序也使我們這些糾察志工完全派不上用場,只能轉而協助交通秩序的維持或者舉旗引導隊伍。這是以往我在激情的政治相關場合中相當少見的。

我想,這一切都是因為大家心中有著更高更遠的理想目標。

身為一個傳統產業外銷貿易商,特定產業惡劣的作業環境,或是生產中所必然產生的基本廢棄物等對我而言都不陌生。我也熟知物質不滅的原理,所有的物資絕對不會來自空無也不會消失於空無。有陣子我常常做個令自己很焦慮的白日惡夢:我們所使用的洗髮精潤髮乳和沐浴精,都會需要用水沖乾淨,然後流到下水道去。下水道的汙水再流入河川海洋的大地循環系統。即使是我們沒有使用完畢、沒有用水沖掉的洗潔劑,我們也會丟到垃圾桶中。這些垃圾經掩埋後瓶身破裂,剩餘的洗潔劑流出,可能透過雨水地下水的滲透還是進入了河川海洋的大地循環系統。換言之在我的惡夢中,像是把每天全世界所有工廠不停生產出來的洗潔劑全數到入河川海洋中。我開始計算每天有多少清潔劑被產出,這些東西全部被倒入海洋中又是怎樣駭人的景致。而這些,只是我們工業生產的一小部分而已

或許這個惡夢只是呈現出我被放大的焦慮感,畢竟身在資本主義和工業生產的一個環節中,我常感到自己所從業的跟我理想中的在地經濟主義是背道而馳的。我也得承認,很多時候我也很享受科技發展與工業生產為生活所帶來的便利。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情願閉上眼睛不去思考享受這些便利背後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但是我無法視而不見。

為了試圖解決自己的矛盾,在讀了一些書做了一些粗淺的思考和觀察後,我決定讓自己以行動參與於關懷環境的活動中。科技和工業的發展除非經歷了大毀滅外是很難逆轉的(事實上也沒必要倒退),但我們可以把開發的腳步放慢,進行更多更全面的思考。人類社會除了經濟掛帥的價值觀外,一定還有其他重要的事物,例如美、例如愛、例如尊重和平衡。

是對這片土地的尊重和追求天地間的平衡。

李奧帕德在沙郡年紀中寫道「土地的倫理規範使「智人」從土地-集群的征服者,變成土地-集群的一般成員和公民。這暗示著,他對這個集群內其他成員,以及對這個集群的尊重。-Aldo Leopold A Sand Country Almanac》(沙郡年紀),1998p.325

一個概念的形成,一項運動的推廣都是由最細微的種子,或者從一小撮人開始。正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條漫漫長路,一路上還需要各方人士在不同的崗位上前仆後繼的向前推進。大家在資源不豐的狀況下於1113用熱血創造了歷史,而這只是個開始。

我們一起繼續努力。

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二十年後的環境盛事-粘錫麟

轉自FB
2010年11月16日 16:54 粘錫麟

翻開台灣的環境運動史,鹿港佔了極重要的地位,從反杜邦到反國光,都可看到鹿港在這方面的著力;鹿港反杜邦開創環境走上街頭的先例,十一月十三日,反國光在台北街頭上演一場萬人遊行,現場由許多單位合力執行,可是戮力催化的就是身處鹿港的「彰化環保聯盟」。


這次遊行的主力,屬芳苑王功的農漁民朋友和反對六輕五期擴廠的雲林鄉親;難得的是,甚少插手社會事務的學者,也在遊行行列,醫界為了大家的健康,也不落人後的挺身,鹿港開業的葉宣哲醫師,更代表上台控訴政府的背德,藝文界也在街頭展現反國光的決心,鹿港導演陳文彬陪著吳晟老師,出身鹿港的李昂,操著一口濃濃的鹿港鄉音,指控馬政府殘害白海豚的惡劣,鹿港台明將公司林肇睢擁有的將林文教基金會更提供了白海豚花燈,載送的是鹿港海秋公司的貨車。


受盡中油荼毒超過四十年的後勁朋友,他們是石化災民的代表,家住後勁附近的海洋大學沈建全教授,以全家自身健康的受害,控訴石化工業的污染以及對人體健康的危害;令人注目的是,帶著孩子上街的親子隊伍,家長以身教教育下一代,傳達環境問題不分老少,是每個人需要關心和努力的責任。


過去對環境正義、社會議題較少關心的青年學子,這次發揮年輕人的熱誠,從反中科熱血青年到納美人的色相犧牲,舞台上國王乩童的劇情,在在顯現青年的熱心與創意,幕後推手姚量議是線西人;長期關心環境議題的朋友說,好像看到一束明亮的曙光,這些青年絕不是草莓一族。


更值得一提的是世代傳承,在一個多月的密集規劃、會議、協調中,都由年輕朋友擔綱,責任的壓力,讓這些女生「無暝無日」的扛下沈重的工作,蠻野心足的王佳貞,媽祖魚聯盟的甘宸宜,彰化環盟的施月英,綠色主張的黃以琳,環資協會的孫秀如,還有一些青年健將,他們累到爆肝的結果,完成了艱難的任務,可喜可賀。


一場熱烈成功的遊行,並無法改變國光設廠的結果,在環評審查會上,看到的是,從環保署長到環評委員,幾乎都是政策的擁護者,最近爆出:「石化業排放的廢水,比飲用水還乾淨」,這種連鬼都不相信的言論,竟然出自這些學富五車的口中,令人哀怨無言。



溫室氣體造成地球暖化效應,台灣的環境災難將變成常態,污染工業所帶來的外部成本,將由台灣的環境難民吸收,這絕對不符合社會正義,接下來的,端看政府減碳的真心與決心囉。

凱道上的一隻鞋

轉載自 小地方新聞網 http://www.dfun.com.tw/?p=31823#comment-40622
-------------------------------------------
文/劉瑋婷 十一月 15, 2010

編按:本文作者為獨立媒體記者,也是雲林蒜農的女兒。11月13日參與「顧生命、反國光石化」遊行後有感而寫,與大家分享。

4577341_e95a1a1f44aca3843230332677207bb4
凱道上的人們(攝影/鐘聖雄)

四個月後再走上凱道,這回站在我眼前的不是為了重建而走上街頭的原住民,而是那些我從小看到大的熟悉面孔,說著我熟悉的海線口音的雲林人。我還記得,幾年前,就是因為這些熟悉的面孔,所我寫了蒜頭的故事,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能給雲林的蒜農們一雙手,能看見引以為傲的雲林,接著好長一段時間,我不寫雲林,不寫農業,不寫我熟悉的臉孔,為的是不讓自己的不捨與心疼變得顯而易見。

看著老夫婦互相扶持,看著媽媽抱著孩子,孩子拿著標語一起走向總統府的那一刻,才知道不捨與心疼從未淡去,在飄著細雨的台北街頭看到熟悉的面孔,眼神中帶著對環境充滿不確定與不安的熟悉面孔,我知道我還是不捨。

接近傍晚六點,後方的小貨車上廣播著找尋走散的雲林鄉親,前方的看台上廣播著要雲林鄉親們準備回到遊覽車上,趕著回到雲林去,然後,我眼前有個阿公停下來,他的皮鞋,鞋底和鞋子分離了,他顯得有些困窘,我低著頭不敢與他正視,就怕更讓他感到尷尬。

接著,他蹲下身,拿起雙腳上的鞋子,穿著襪子,走在凱道上,走向回家的旅途。

我轉身,對著一旁的友人A說,我覺得好難過,卻說不上來為什麼,再將視線移開,這次,我眼前的是一位阿嬤,阿嬤穿著出席重要場合才會派上用場的衣服出現,一手拿著剛脫下的輕便雨衣,我忽然覺得這個世界太荒謬,政策草率決定的,是他們視之為人生最重要的一切,他們穿著皮鞋、穿著套裝,將這場遊行看作是再重要不過的大事,這些,對決策者而言,是大事?小事?或者是不值得一提?

跟著我想起來的路上,計程車司機大哥說的:「這些官員,做錯了就不要給他們機會,你想,他們念了這麼多書,難道真的不知道事情的對錯嗎?」

司機大哥問我們:「你們今天要去的是抗議什麼?國光石化?這個就應該抗議,你想想,我們台灣才多少人,還要開發這種高污染的東西,老共他們人這麼多,就不開發??這是為什麼?」

「人家他們也知道這是高污染啊,所以就跟你台灣買,貴一點也沒關係,反正汙染也不是在他們國家裡面」,司機大哥接著說:「我今年58歲了,我開計程車,雖然沒念多高的書,但我他媽的都還知道這些都不該做啊!」

心裡的那股荒謬又更深了,我想,這些人、這些事、這些話、這些道理,真有這麼難以理解嗎?

吳晟老師一家三代走上台聲援反國光石化的同時,另一批彰化的阿公阿嬤也開始準備要返程,我看著一位走上遊覽車的阿公,慌慌張張地跑下遊覽車、跑進人群裡,我一直看著他,想著是不是應該走上前去詢問:「阿公,哩安怎囉?甘五蘇要幫忙?(阿公,你怎麼了?需不需要幫忙?)」

阿公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幾分鐘後,阿公笑著走出人群,手裡拉著另一個彰化阿公:「啊哩桃都啊系遭企ㄉㄨㄟ?挖安內攏ㄘㄟˇ謀哩ㄌㄧㄡˋ:(你剛剛跑到哪裡去了?我都找不到你!)」

從SOGO到總統府,這段距離怎麼會是只有幾公里?

那是我的阿公、阿嬤,爸爸媽媽他們一輩子所走的路。

5171691329_096bf136a4_z
照射在總統府的雷射光束,寫著「石化亡國」(攝影/鐘聖雄)

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11/13石化政策要轉彎 環保救國大遊行


台灣無法承受之「輕」!
這是你我和孩子們轉彎的最後機會


詩人以詩當武器,學者以專業和良知挑戰!
你呢?該如何捍衛母親台灣 為下一代守住山水淨土?

三輕五輕毒氣汙水危害罄竹難書,
六輕王國禍害農漁工安無人可管!

八輕再建國人壽命平均再減23天,
正負2度C旱澇農糧誰管?
圖財團之利卻要全民買單?

我們的島已經在向下沉淪,
在政府只見短期經濟成長,繼續擴張高汙染高耗能產業,
以你我納國庫之稅收登廣告發文宣「輔導」特定財團,
再以誇大就業、災難GDP為國光石化、六輕五期背書,
甚至有意撕毀鄉民吞忍25年換來的五輕遷廠承諾…

面對這一個重工輕農、視國土保安和全民生計於不顧、
不見真正永續發展政策、只會打口號「環保救國」恣意妄為
的政府,是時候人民應該要走上街頭,齊心吶喊政策轉彎!


行動就是力量!

1113日「石化政策要轉彎!環保救國大遊行!」


2:00 pm 集合
(台北SOGO百貨忠孝館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45)
3:00 pm 出發
(忠孝東路→林森南路→仁愛路→凱道)請附地圖
5:00 pm凱道晚會
(台北凱達格蘭大道)


告訴政府

石化亡國!環保救國!不要繼續擴張石化產業!



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遊行海報



海報正面












海報背面

遊行酷卡








正面一:生計建康









正面二:消失物種










正面三:石化風雲











正面四:博物館藏









正面五:懸浮物海豚









正面六:何去何從














酷卡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