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來自角落的聲音-寫在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之後 by李育欣

來自角落的聲音-寫在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之後

李育欣

從小到大,我就跟著爸爸參加了不少爭取民主政治的集會遊行或者連署行動。為了環保議題走上街頭,1113是我的第一次。當天因為擔任志工,得以有機會瞥見活動準備過程中最後一個階段的進行。在行前會議中看似龐雜的細節與鬆散的志工組織,在遊行的進行中居然像完成拼圖似的一一歸位,一切囓合的恰到好處。很多在職場上從業的朋友們經過耳提面命後都未必能夠這麼的有彈性與好配合,我不禁為年青朋友們在1113所展現出來的自發性深深感到折服。

此外,參加遊行的團體與民眾來自四面八方。有雲林彰化的父老鄉親們,還有如荒野、雙和護樹、主婦聯盟等環團,更有學界醫界藝文界甚至只是關心反石化議題的一般民眾朋友們共襄盛舉。但整個遊行的進行是在非常理性自律的狀態下完成。即使當天陰雨不斷,主辦單位發放了不少拋棄式雨衣供大家穿著,但根據善後的人員表示,所撿拾到被丟棄的雨衣大概只有五、六件吧。行進時的良好秩序也使我們這些糾察志工完全派不上用場,只能轉而協助交通秩序的維持或者舉旗引導隊伍。這是以往我在激情的政治相關場合中相當少見的。

我想,這一切都是因為大家心中有著更高更遠的理想目標。

身為一個傳統產業外銷貿易商,特定產業惡劣的作業環境,或是生產中所必然產生的基本廢棄物等對我而言都不陌生。我也熟知物質不滅的原理,所有的物資絕對不會來自空無也不會消失於空無。有陣子我常常做個令自己很焦慮的白日惡夢:我們所使用的洗髮精潤髮乳和沐浴精,都會需要用水沖乾淨,然後流到下水道去。下水道的汙水再流入河川海洋的大地循環系統。即使是我們沒有使用完畢、沒有用水沖掉的洗潔劑,我們也會丟到垃圾桶中。這些垃圾經掩埋後瓶身破裂,剩餘的洗潔劑流出,可能透過雨水地下水的滲透還是進入了河川海洋的大地循環系統。換言之在我的惡夢中,像是把每天全世界所有工廠不停生產出來的洗潔劑全數到入河川海洋中。我開始計算每天有多少清潔劑被產出,這些東西全部被倒入海洋中又是怎樣駭人的景致。而這些,只是我們工業生產的一小部分而已

或許這個惡夢只是呈現出我被放大的焦慮感,畢竟身在資本主義和工業生產的一個環節中,我常感到自己所從業的跟我理想中的在地經濟主義是背道而馳的。我也得承認,很多時候我也很享受科技發展與工業生產為生活所帶來的便利。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情願閉上眼睛不去思考享受這些便利背後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但是我無法視而不見。

為了試圖解決自己的矛盾,在讀了一些書做了一些粗淺的思考和觀察後,我決定讓自己以行動參與於關懷環境的活動中。科技和工業的發展除非經歷了大毀滅外是很難逆轉的(事實上也沒必要倒退),但我們可以把開發的腳步放慢,進行更多更全面的思考。人類社會除了經濟掛帥的價值觀外,一定還有其他重要的事物,例如美、例如愛、例如尊重和平衡。

是對這片土地的尊重和追求天地間的平衡。

李奧帕德在沙郡年紀中寫道「土地的倫理規範使「智人」從土地-集群的征服者,變成土地-集群的一般成員和公民。這暗示著,他對這個集群內其他成員,以及對這個集群的尊重。-Aldo Leopold A Sand Country Almanac》(沙郡年紀),1998p.325

一個概念的形成,一項運動的推廣都是由最細微的種子,或者從一小撮人開始。正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條漫漫長路,一路上還需要各方人士在不同的崗位上前仆後繼的向前推進。大家在資源不豐的狀況下於1113用熱血創造了歷史,而這只是個開始。

我們一起繼續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